陕北婚俗中的揭顶仪式代表什么含义?是生命意

陕北婚俗中的揭顶仪式代表什么含义?是生命意

时间:2020-03-21 11:38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揭顶:陕北婚俗文化中的一部“生命之书”,是生殖崇拜的古老遗风

作者:李贵龙(书房记专栏作家)

当下,各地的婚礼仪式中,少有像陕北婚礼一样,还保留着传统的、文化内涵丰富的仪式。

唢呐高奏,花炮齐鸣,迎亲的队伍穿过村,进了院,新媳妇迎回来了。硷畔上,院子中,看红火的人群拥挤出喜气洋洋的热闹。婚礼仪式有条不紊地在鼓乐声中进行着。

婚礼中有一项“揭顶”仪式:炕桌周周正正安放在炕的中间,迎、送人的婆姨主宾有序地围桌而座,领事人用红漆方盘将揭顶花馍、酒盅、红筷子端来,摆放在炕桌上,每人一份,十二个花馍、两个酒盅、两双红筷子。一声揭顶来,迎、送人婆姨争先恐后地拿上自己的那一份。这里不存在礼让,老祖宗留下的习俗就是一个字“抢”!谁先抢着谁有福气,谁就会五男二女七子团圆。当下,保留着揭顶仪式,删除了抢字,改为一齐动手,一齐揭顶,让人人都来个五男二女七子团圆。

问题来了,揭顶的含义是什么?少有人说得明白,就连专职婚礼主持人十有八九不清楚。当下,过分地强调了婚礼的红火热闹,无意间淡化了婚礼的文化内涵。

要明白揭顶的含义,首先,要弄明白什么是顶。

外表豪放粗犷的陕北人,内心深处是细腻的。对于某些避讳的事或物,会用一种隐语表达出来。你可能听过这样的俚语,“走路看影子,巴屎揣顶子!”是形容某人喧谎失道,能牙而呲,一个看字,一个揣字,把其自我感觉良好的作派刻画到了极致。这里的顶子,其实是指男性生殖器。就像逗说小男孩的“牛牛”“鸡鸡”一样,很雅,不直呼其名。

可能婚礼上的揭顶仪式太抽象,那么,庙会上揭顶仪式的具像和真实,让人大开眼界。

绥德县东部有座卧龙山,山上有座道观,供奉着圣母娘娘和真武祖师。三月三是该道观的香烟大会。

在圣母娘娘金身前的供桌上,摆着四种特殊的物品。其一,是用纸扎的五株生命树,树上挂着生殖生育寓意的核桃、红枣和瓜子。其二,是木制传宗接代的传盒,盒内横三竖四分成十二格,代表一年四季十二个月,格子内分别放置核桃、红枣、瓜子和面花。其三,是五根纸糊的长筒圆顶的根祖,上面粘着寓意生殖的多籽植物种子,如葵花籽、小麻籽。其四,是五个顶花碗,用面捏成莲花瓣摆八层成松塔状,用五彩点染,第八层上置一个面捏的“顶”。成都市青羊区金沙遗址曾出土了商周时代的金质生命树,为华夏民族生生观的具像遗存。碗、莲花是生殖崇拜习俗中母体的寓意符号,顶是父体的寓意符号,这样的组合,是阴阳相交,繁衍生命的象征性寓意载体。

每逢香烟大会,乞子的妇女在娘娘神祗前叩拜、烧香焚表,表白乞子的心愿,求生男从传盒中取出核桃一对,求生女取出红枣两颗,并揭取顶花碗上的一个顶,立即返回家中,将核桃或红枣压入自己的褥子下,把顶粘在自己睡觉处的炕崖跟上,让顶尖正对自己。这个过程就叫揭顶。生下儿女后要到庙上还口愿。

生命树、传盒、根祖和顶花碗,以及核桃、红枣和多籽植物种子葵花籽、小麻籽,在中国本源文化中都是生殖崇拜的寓意载体,揭顶仪式是中华先民“近取诸身,远取诸物”,“阴阳相交,化生万物,万物生生不息。”观念逐渐形成的古老风俗。乞子的妇女通过揭顶,在娘娘神助下,可早生贵子,添丁进口。

在乡村,许多娘娘庙内供奉着负责生育的送子娘娘和负责治疔天花的痘娘娘,分工很细,各司其职。送子娘娘怀抱一个小男孩,牛牛外露。乞子的妇女叩头、焚香、许愿后,揭牛牛的一丁点儿,回到家中用水饮服。这种揭顶仪式不是中医“吃啥补啥”理论的实践,而同样是企盼在娘娘神助下,早生贵子,添丁进口。

婚礼上的揭顶仪式,是无意识、非主观的乞子形式,庙会上的揭顶仪式,是有意识、主观性的乞子形式,其目的都一样,即生殖生育,添丁进口。

通过对揭顶仪式的细致考究,发现这是生殖崇拜的遗风;由此广泛开来,会奇特地发现,陕北婚礼就是一部“阴阳相交,化生万物,万物生生不息。”的中国本源哲学。几乎每一种仪式都是生殖崇拜的遗风。

举行婚礼时,窗花把洞房的窗子贴的海海满满,红红绿绿。窗花皆为“鱼戏连花”、“鱼穿莲花”、“蛇盘兔”等生命繁衍内函的图样。新门亮窗贴上红红绿绿的窗花,不但宣染了婚礼的喜庆气氛,更主要是对生殖崇拜与生命意识的一种张扬。莲花喻女,鱼喻男,鱼戏莲花表示男女相爱,鱼穿莲花表示男女相交。这些窗花是表示阴阳结合,男女相交的生命意识符号。

“拉鱼”,由娘家蒸一对面鱼,迎人的迎亲来时带丈二长的红头绳,绳两头各系一枚铜钱,将铜钱插入面鱼口中,带回婆家,由新婚夫妇吃掉。拉鱼,即通过这种象征性的民俗仪式,企盼娶回的媳妇有鱼一样旺盛的生育能力,达到香火旺盛,儿孙满堂。

“压四角”,是将五份成双成对的红枣、花生,核桃、红线穿针,放在洞房炕的四角与正中,然后铺好褥子,叫压四角。新人双双入洞房,抡收压好的东西叫抢四角。这种婚俗是生殖崇拜与五行学说相结合的一种生命意识体现。红枣、花生、核桃是化生人类个体生命的符号,针尖喻阳喻男,针管喻阴喻女,红线一穿,喻阴阳结合,男女相交,喜生贵子。

“围儿女馍馍”,蒸一对代表男女的内包红枣、花生的大馍馍,和代表儿女的十二个小馍馍,新娘新郎座在炕上,由儿女双全的女长者把大馍馍放在新娘新郎膝上,小馍馍围于身旁四周。一对大馍馍就是孕育子孙的母体,红枣、花生是孕育在母体中的新生命。围儿女馍馍婚俗就是要新娘早(枣)生贵子,生男生女变着花样(花生)生。这个婚俗是活灵活现的一幅儿女绕膝,其乐融融的图画。

“送儿女馍馍”,则把婚俗演绎成一幕生动的活报剧:花烛之夜,新婚夫妇进入洞房入睡前,婆婆身披山羊老皮袄,手端内放12个儿女馍馍的升子,拄一根杆面杖,到新窑窗前,用杆杖将窗格纸捅破,把儿女馍馍从窗格投到窑内炕上,边投边念到:

手里端个升子,

馍馍投进窗子,

来年就抱孙子。

拦窗戳一棍,

孙子一格阵。

生女子,要巧的,

石榴牡丹冒剪哩。

养小子,要好的,

穿兰衫,戴顶子。

坐一下板凳,

站起一格阵。

在这里,婆婆就是送子娘娘,升子就是娘娘负责人类繁衍转生的斗,窗格是生育母体女阴符号,杆杖是男阳符号,只要阴阳结合,男女相交,“戳一棍”,个体生命就像儿女馍馍一样从窗格涌出“一格阵”。

生命意识是千古不老的话题,人类千古不灭的基本文化意识。以婚礼仪式为主的民俗文化,是中华民族文化形态中历史最悠久,群众性最广泛,地域特征最明鲜,文化内涵最丰富的文化形态之一。唯有它最丰富而较完整地保留了生命意识为核心的中国本源文化和本源哲学,民俗文化是研究中国本源文化的活化石。从陕北婚俗仪式的揭顶出发,可以溯源到五六千年前,诸如贺兰山岩画、山西襄汾陶寺文化遗址出土的陶盆盘蛇纹、河南汝临、西安半坡出土的彩陶缸鸟衔鱼纹图案,以及各地出土的大量汉代画像石图案中,找到印证和注释,可以清楚地理出中国本源哲学、本源文化传承的轨迹。

独具特色的陕北婚嫁礼仪,是演绎中国本源哲学、本源文化的连续喜剧,是生命意识,生殖崇拜的震天放歌。